Latest Post

两年前的今天莱斯特城首次加冕英超冠军 DeAaron Fox

在全国人民刚刚结束新春佳节,重返工作岗位之际,我军边防部队去年6月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的英雄事迹终于公开了。其中很多细节首次曝光,下面小编带您一同了解!

2020年5月初,印军越线寻衅滋事,用石头攻击我们的官兵。到了6月的时候,竟然越线搭设帐篷,试图单方面改变边境管控现状。

按照处理边境事件的惯例和双方之前达成的约定,我军一名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蹚过齐腰深的河水前出交涉。

但是没想到印军在那玩阴的,早有预谋地潜藏、调动大量兵力,突然从山崖后冒出来,试图通过人多势众迫使我方退让。我军官兵迅速组成战斗队形,与数倍于己的外军对峙。面对印军钢管、棍棒、石块的攻击,团长头部遭到重创,另有4名官兵光荣牺牲。

后来我军增援队伍及时赶到,一举将来犯者击溃驱离,取得重大胜利,印军溃不成军、抱头逃窜,丢下大量越线和伤亡人员,付出了惨重代价。

后来,团长祁发宝被授予“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营长陈红军被追授“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战士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事情基本经过这几天大家有所了解,但其中还有几个细节,您可能还不知道!

2014年8月27日新华社就有这样的报道:祁发宝,是位于藏北阿里高原的新疆军区札达边防营营长。这个3月初接到任职命令的甘肃汉子,至今还未踏进过办公室一步。

一天晚上战士孙伟强被冻醒,他发现营长趴在雪地上纹丝不动,原来营长被冻僵了,他立刻钻出睡袋,将祁发宝摇醒。他说:“如果再晚些,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营长了。”

战士们眼圈红红地说,有一次背柴回来,营长累晕在地,幸亏随队军医及时救治……

祈发宝当营长期间曾40余次遭遇暴风雪和泥石流,12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16人掉入冰河和雪坑遇险,2人长眠雪山。2015年,时任营长的祈发宝成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军队系统获得者。

在2020年6月的战斗当中,英雄团长祁发宝再一次习惯性地走在了最前面,他仅带几名官兵,蹚过齐腰深的河水前出交涉。当印军陆续从山崖后冒出来,黑压压挤满了河滩时,祁发宝依然张开双臂挡在外军面前,大声呵斥:“你们破坏共识,要承担一切后果!”同时组织官兵占据有利地形。

在战斗开始之后,印军将我军指挥员作为了围攻的重点,印军以为只要拿下中方指挥官,那么失去上级监督的中国军队必将军心大乱,为其所击溃。

但是,印军面对是英雄的人民军队,在团长被围攻的情况下,我军其余官兵奋勇争先,陈红军带人立即突入重围营救团长,陈祥榕作为盾牌手战斗在最前面,摄像取证的肖思远也冲到前沿投入战斗,他们在冷兵器的近身格斗当中,以少敌众,直到增援队伍赶到后,一举将印军击溃,丢下大量越线和伤亡人员。

其实,这已经不是祁发宝团长第一次带头冲锋在一线了,还记得他在边境上怒斥外军,要求他们离开中国国境:“不想打仗就滚!否则后果自己承担!”是的,这人也是祁发宝,正是有了这些英雄的边防官兵把青春、鲜血乃至生命留在喀喇昆仑高原,才筑起了巍峨界碑。

其实,通过下图我们不难发现,南疆军区早在2020年8月就已经为陈祥榕烈士立了纪念碑,上面已经写明69316部队战士,福建屏南人,生于2001年12月,2020年6月在对印边防斗争中牺牲,被追记一等功。

那么为什么这几天报才刊发这个消息呢?通过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的回答我们不难看出:冲突发生后,中方为维护两国两军关系大局,推动局势降温缓和,保持了高度克制,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气度担当。但印方多次渲染炒作有关伤亡事件,歪曲事实真相,误导国际舆论,污蔑中国边防部队官兵。历史不容篡改,英雄不能遗忘,中国媒体对英雄事迹进行公开报道,是客观报道事实的媒体责任,有利于澄相,以正视听,让世人看清其中的是非曲直。

说白了,就是印度老毛病又犯了,又开始恶意攻击污蔑这个事件。特别是在第九次军长级会谈达成后撤协议后,印度国大党领导人拉胡尔·甘地继续挑起事端。他就中印两军同步组织脱离接触攻击莫迪,指责政府此举是在把印度领土“割让”给中国,那么为了两国关系能朝着积极的方向变化,我们才在这个合适的时候公开进行报道。

在今天的报道之前,他们和千千万万的守边官兵一样,默默无闻、牺牲奉献。也正是有了这次的报道,才让我们认识了这些英雄的边防官兵,他们把青春、鲜血乃至生命留在喀喇昆仑高原,他们永远长眠在一个叫康西瓦的地方。

部队领导问牺牲士兵的父亲:“您,对部队还有什么要求?”牺牲士兵的父亲摇了摇头:“我就想知道,我儿子牺牲前勇不勇敢?”每次看到这句问话,都会让人忍不住流泪。

战士王焯冉,在渡河前出支援途中,拼力救助被冲散的战友脱险,自己却淹没在冰河之中。

冲突发生后,印军官方发布公告称印方有1名上校军官、2名士兵共3人死亡。后来网上传出了照片,印军眼瞅着瞒不住了,再度发表通告说印方死亡人数为20人,其中有3人在冲突中直接死亡,17人受伤后死亡,还有数十人失踪。

后来觉得这个数字太大,在国内有点交代不过去,又补充了一下,说许多伤员死亡是由于他们长期暴露在零度以下的温度下。其实就是在被击溃之后四散逃跑摔死的,或是在负伤之后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在寒冷的夜晚被冻死的,因为被他的战友们抛弃了。

结果被媒体揭露,印度军队至少47人死亡,110人重伤。至少还有24名士兵与危及生命的伤势搏斗,超过110人需要治疗。

根据后来印军发表的战报,在6月份的冲突当中,印军共死亡20人,其中含一名上校指挥官,伤76人,被俘10人(后被中国方面释放)。相比于我军4人牺牲,1人重伤的伤亡,印军在占有先手优势的情况下,可以说是惨重失败,伤亡惨重了。

印军阵亡的最高级别军官为桑托什·巴布上校,印度国大党议员扎基尔·侯赛因称“至少200到250名印度士兵死亡”,“印度士兵望风而逃”等。

结束语:虽然中印两军一线部队从班公湖南、北岸的撤军,边境一线局势有所缓和,但我们不能忘记来自天南海北的一茬茬官兵,扎进茫茫群山,挺立冰峰雪谷,用热血和青春筑起巍峨界碑,有效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