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骑士高管发力了这是让老詹留骑士的意思不过看到此人心凉了 詹姆斯·高威《指环王组曲

四年后,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终于开始营业,带着新单走来了……他在1月3日发布了新单,粉色的头发与粉色的卫衣仿佛在昭告天下,那个藏在邋遢大叔身体里的翩翩少年,才是本尊。

对于粉丝说期待越高,要求越严格,有些人听完这首歌,一脸嫌弃,认为他还能做出更好、更成熟的作品。但是,对于更多的粉丝来说,这首歌简直感动到哭泣。

小贾14岁出道,15岁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并获得全美音乐奖年度艺人奖;16岁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My World2.0》,发行一周便成为公告牌专辑冠军,在同年凭借单曲《Baby》获得第27届MTV音乐奖最佳新人。

而他的粉丝里也不乏流量歌手,麻辣鸡助力单曲,碧梨追星追到Coachella后台到要抱抱。

出道即巅峰,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窒息的压力。还没有形成完整世界观的少年,面对工作和舆论,只能用叛逆的行径逃避。酒驾、吸D、挑衅打架……感情方面也好不到哪去,在那几年,由他主演的北美意难忘一直没结局,娱乐八卦总是关注着比伯,什么时候又换的女友(据说共有26任)。

“我19岁开始滥用药物,毁了自己所有的人际关系。我变得不尊重女性、怨恨女性,对她们充满愤怒。我疏远了所有爱我的人,躲在背后,成为了一个空壳。我觉得我再也无法回头了。”

他的名声“作”到了谷底,被各路人马评为“麻烦天王”。在最糟糕的时候,经纪人怕他做傻事,天天晚上去盯梢。

年少成名,让比伯患上了抑郁症。也为这个原因,自从2015年推出《Purpose》专辑后,他再没发过新专辑。2016年3月,他取消了巡演中的粉丝见面环节。2017年,在举办150场“Purpose”世界巡回演唱会后,宣布取消剩下的14场。

“我想你们已经发现了,从上一次演唱会开始,我的生活并不快乐。歌迷为了观看一场正能量的演唱会而来,但我却没有能力给予大家这些……现在,我想专注于修复自己四分五裂的内心。只有这样,我才能经营好我的婚姻,以及未来的父亲角色……”

是妻子的出现,让他变得成熟,和之前放荡、迷茫的生活划清了界限。他也一直感谢,是妻子的坚定让自己没了漂泊无依的感觉。

他在《戈登深夜秀》中,提到过自己规划十年后有一个稳定的家庭。而去年10月,比伯终于和妻子Hailey完婚,完成了人生中的阶段性小目标,生活也逐步回归了正轨,而在妻子的推动下,他接受了专业的心理治疗,抑郁症也在逐渐好转。

这四年不为人知的跌宕经历,也都记录在了新推出的纪录片《Justin Bieber: Seasons》中。这部记录片有十集,记录着比伯录制新专辑的幕后,以及或叛逆或消极的过往,也能看到包括婚礼在内的生活点滴。期待看片的姐妹,就和忙总一起在1月28号蹲守油管吧。

在大家印象中,比伯的裤子永远系不住,各种潮牌卫衣、T恤都能穿出homeless的感觉。

何为Scumbro,Hadley Freeman形容其是“看起来都像是跟一个14岁小孩的脏衣篓打架,还被它打趴下了一样。”

忙总总结为,明明是一身“精神小伙”的潮牌,却穿得很邋遢,穿Supreme一定要配拖鞋……

单是成为穿超贵潮牌的名人,不是比伯的目的,他还有着更大志向——做侃爷一样的跨界领袖人物,做属于自己的潮流品牌。

有心人可以发现,在MV里,比伯穿戴的单品,很多都是带着小小笑脸的,这便出自自家品牌Drew House。

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这要追溯到2018 年初,比伯将“Justin Drew Bieber”的中间名注册为商标,并与朋友合作创立了潮流品牌——Drew house 。聪明如他,将经典的伍斯特笑脸(Worcester Smiley)嘴巴改成了Drew,由此定为品牌Logo。

一切准备就绪,比伯没有急着挂牌营业,而是先自己开始带货,并在狗仔的镜头下不经意见留下Drew的倩影,最有名的应该是这双笑脸酒店拖孩。

因为狗仔们的照片,Drew House就这样润物细无声的,成了新晋爆款潮牌。而那双有着黄色笑脸的白色款酒店拖鞋,刚上架就售罄,用5G网都不见得能抢到,比伯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销售天赋”。

再到品牌正式推出后,比伯更加卖力的为Drew House带货,有事没事在INS上打卡自己的每日穿搭,或者偶尔再友情赞助到MV里。

Drew House起源于滑板文化,在设计上非常宽松,大量黄色的使用,散发出无限的活力,偏暖的姜黄色也不用担心皮肤会显黑。

高饱和色的面料与醒目的Logo结合,小熊图案与笑脸可爱的可爱形象,厌世脸穿起来也有了几分平易近人的温度。

还大量使用了复古的灯芯绒材质,再有宽松的版型,在潮流中加入了慵懒舒适的感觉,简单搭配打底和帆布鞋,就很有特色。

而对已经在吃土边缘线徘徊的女孩们来说,Drew House的衣服价格都很贴心,一件“暴发户”人造皮草大衣只要2085元,印花T恤、卫衣,大概在300元左右;酒店拖孩稍贵,约1028元。当然,以上都是忙总换算过后的价格,真是够便宜了~

百搭属性对穿着者不会太挑剔,是想穿成“人间富贵花”,还是“街头流浪汉”,全看搭配时的心情。

看忙总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些姐妹已经逛过Drew House了,因为在去年,Drew House在上海开设了为期四天的Pop-up Store。(期间展示了大概30多种单品,还有上海限定设计服饰。)

缺点也是有的,比如很多单品都Sold Out……但足够让明星们心甘情愿地为Drew House买单。

比如,他的妻子Hailey身为模特,自然是全力支持他的时尚事业,与比伯同穿Drew House秀恩爱,在Instagram上晒单品,毫无悬念地成为了一枚合格的野生代言。

国内的明星也有带货的趋势,吴亦凡和欧阳娜娜就入手了不同款的Drew House黑Te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