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重回巅峰?莱斯特城201718赛季客场球衣发布! 莱斯特城赛程莱斯特城球员名单夺冠赛季

6月29日,四川信托对投资者发出一封致歉信,作出诚挚道歉,并给予了切实的承诺,再次释放了对妥善解决TOT爆雷事件的诚意。

6月29日,四川信托对投资者发出一封致歉信,作出诚挚道歉,并给予了切实的承诺,再次释放了对妥善解决TOT爆雷事件的诚意。

致歉信中表示,川信公司“将全力以赴,力争在一年内通过处置底层资产回收资金,并根据资金回收进度及时进行分配。公司还将处置变现自有资产(宏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和川信大厦)、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增强公司资本实力,补充流动性,为更好维护投资者利益提供保障。”

从6月11日川信部分信托计划无法兑付本息的消息爆出,到6月29日致歉信拿出解决方案,不到20天,在多方充分沟通下,四川信托给出承诺,并提出行动计划,事件似乎正走向多方协商多方努力的有序局面,走向风险资产清收和事件调查的实际行动中,走向以法律保护投资人收益的框架中。

四川信托发出对投资者的致歉信中,指出此次事件原因在于“受全球经济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及停发TOT信托产品的影响。部分融资企业到期不能按时归还信托资金,导致部分信托产品未能按期分配。”

在之前十多年的经济上行趋势里,大部分信托项目运行正常,融资者按时还款,信托公司通过TOT产品的持续发行与管理,也实现了良好的流动性风险管控,投资者也获得了较好的回报,三方皆大欢喜。

然而一旦遇上了今年这样的不可预测的疫情影响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很有可能部分融资者就无法按时还款。

此时,监管部门骤然全面叫停川信的TOT业务,信托公司出现流动性短缺,很可能导致雪上加霜。

据相关知情人士介绍,在被叫停之前,四川信托TOT业务从未出现过延迟兑付的情况。

一位金融相关专业人士对《中国企业报》记者指出:“四川银保监局停止四川信托的TOT产品,不是说和投资者签订投资合同购买TOT产品有问题,而是指运作过程中有不规范的地方。行业监管部门为了风险管控,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停止了TOT产品做法,没有考虑到信托企业的行业特点以及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不能因为存在不规范的行为,就因噎废食,否定自己审批的投资产品。过程中的不规范的行为,可以在过程中处罚。”

在网络上,人们对此次事件议论纷纷。有文章认为,虽然可以理解监管部门的做法是为了控制,但这就像靠呼吸机救助的病人被拔掉了呼吸机,一下子就没法活下去了,并表示担心如果TOT叫停范围扩大,类似的问题也很可能会扩大。

6月17日,在与投资人沟通的会上,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彬称:四川银保监局因为四川信托的违规行为,叫停了其TOT业务。

据了解,川信重组以来,从未发生因项目危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全部刚性兑付,且由于TOT项目收益高达8%-14%,在同类产品中较受欢迎。况且,TOT产品是经过严格审批投资产品,从2018年至今川信和其他信托公司都在发行这个投资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信托11年累计信托规模1.79万亿,其中支持四川实体经济一万亿,缴纳税收73.4亿元,累计为投资者创造收益近1700亿元,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四川信托综合排名及各项单项指标处于行业中等水平。

一个拥有合法牌照的信托公司,依法发行经过监管部门审核的产品,为什么会被忽然全面叫停?

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彬在与投资人沟通会上回应称:“TOT产品本身不违规,设计的初衷是信托公司运用组合投资能力为客户做好资产配置。但现实中,存在个别信托公司运用TOT产品逃避监管要求,变相欺骗投资者,隐蔽风险资产,不向投资者披露真实信息等,四川信托就存在这样的违规行为。”

他还提到:“四川信托的TOT业务存在未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无关交易,项目资金大量被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信托法》、银保监会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未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暂停了该项业务。”

但是,在7月6日的投资人沟通会上,川信高管明确表示:不存在大股东挪用,对于提到的川信违规违法,不确认,一切应该是以法律法规为准。

目前,对于“四川信托的违规行为”的具体事实,监管部门尚未提出依据,只是表示在排查中。有些投资者在成都、北京两地维权,有的谈TOT色变,有的担心非TOT的其他信托产品被波及,有的担忧整个信托行业面临危机,更有传言说信托公司跑路了。这些“锅”,应该TOT来背吗?

一位金融专家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TOT产品是信托中的信托,从英文TrustofTrust翻译而来,是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简称TOT,由信托发行,投资于阳光私募产品,是在信托平台成立一个母信托,然后由母信托再选择已经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控制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品。

在国内,信托行业设计发行TOT产品已有十来年的历史。对于投资人而言,TOT产品“把鸡蛋放进了不同的篮子”,起到一定的分散风险的作用。多年发展证明,各大信托公司TOT产品运行良好,满足了许多投资人高收益低风险的理财需求。而且TOT在财富管理、企业管理、社会公益、事务管理方面,也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国家对TOT业务监管较为严格,还出台了《信托法》、《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对其进行规范,从事TOT业务的大多为数量有限的获得牌照的信托公司。

据业内知情人士介绍:一个TOT产品在成为产品售卖之前,要经过重重审核程序。如川信公司TOT产品和所投资的底层信托产品,设立前均须按照标准流程经公司项目评审会评审,公司有权审批人批准。对于特别重大的项目,还需经过投资决策及风险管理委员会、董事会下设信托委员会审批。每笔TOT后续投资流程均报送投资决策及风险管理委员会审议通过。上述项目公司在批准后均报送中国信托登记有限公司登记后方可操作。

由此可见,TOT作为一个成熟的理财产品,从法律规范、到公司制度,到第三方监管,都有层层风险把控。

目前,全国信托牌照仅68张,受银保监会监管,另一方面,信托公司的自有资产加上项目底层资产,价值较大,有一定偿付能力,再加上信托资金有专门监管,专款专用,所以信托公司要“跑路”,是不划算的。

据川信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已经发行的TOT产品在其全部业务中只占12%的份额;而且,在川信的TOT项目中,均设立了一比一偿付的方式,如资产抵押等,控制了风险。

但即使如此重重风险控制,TOT产品并非毫无风险,习惯了“刚兑”投资者可能对市场风险并无太多准备。

“投资者风险自担是市场的一个基本共识”,7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对媒体谈到她对四川信托案的看法,她认为,风险自担是金融业最基本的责任,将其转为财政问题并不合适。不过,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很多产品的确标出风险自担,但由于金融机构为了拓展销售,在销售中对投资者进行误导,导致投资者出现了认知偏差。对此,吴晓灵提到,可以由对投资者误导的销售进行赔偿。

这次事件中,导致危机的关键问题是:信任受损。“信托”又称“相信委托”,是有财产的人为了自己或者第三方的利益,把自己的财产交给所信任的人去进行管理或者处置。

在信托中,信任是如同金子一样的存在。然而市场原因和TOT业务骤停导致的兑付延期,导致了投资人对川信信心的受损及其一系列的后续问题出现。

过去十多年来,投资人从TOT项目中获得较高回报,风险极小,尤其是四川信托的投资者,几乎都是顺利按时拿到返还的本金和高收益,忽然遭遇延期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高度信任,马上转为了高度不安。

再加上监管部门发布的违规信息,投资人心里的疑问一层层压上来:他们的投入的资金到底是在逐步的收回,还是去覆盖了已经无法弥补的不良资产?他们是否按照正规的兑付顺序付给投资人回报,还是了队排在了后面?

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承诺,未来将定期定向披露底层资金。四川信托党委书记吴玉明表示:公司各层面解决问题的意愿与各投资者是一致的,不会回避,会尽力解决问题。

四川信托还对兑付顺序作出说明:个人与机构兑付不存在先后顺序,会按照项目清收来兑付对应产品,因为可能存在后到期的先兑付。

四川信托在致歉信中语气诚恳:“坚守诚信是四川信托的生命。没有您的参与和支持,就没有四川信托十年的发展!再次恳请广大投资者对四川信托予以理解和支持。”

一位金融专家希望通过《中国企业家》提出的呼吁:对于四川信托的流动性危机,呼吁建立投资者、监管部门、信托企业以及媒体等组成的多方多边沟通机制,避免因信息不对称让投资者恐慌,信托公司方能求得投资者的理解,取得投资者的信任来共渡难关。

如果此次四川信托TOT事件成为一个可供参照的多方协同解决问题的正面案例,那么对于其他类似项目,将起到良好的参照,风险将可控;如果成为一个失败的案例,无论是对信托业,还是稳经济稳就业,在今年的经济形式下,都会引起巨大的漩涡。(李莉 记者 龚友国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