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重回巅峰?莱斯特城201718赛季客场球衣发布! 莱斯特城赛程莱斯特城球员名单夺冠赛季

内容提示:当全世界许多人还在津津乐道于他的性感,年轻与高颜值时,新官上任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经迅速点燃了他的“三把火”,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最先被“烧伤&rdquo

内容提示:当全世界许多人还在津津乐道于他的性感,年轻与高颜值时,新官上任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经迅速点燃了他的“三把火”,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最先被“烧伤”的竟是美国。

卢琛:说到这对父子总理,我们要回顾一下他的父亲当时给加拿大带来了怎样的一些巨大的变化?如果说我们回过头来给他做一个历史定位的话,他应该算是加拿大史上数一数二的好总理吧,他给小特鲁多带来了怎样的一些影响和政治遗产?

许桢:我觉得要是回顾历史的话呢,应该说这个老特鲁多是加拿大当代最重要的一位总理,但他很有可能是最有争议的一位总理,第一个他任期呢是加拿大立国以来,历史上其中一位最长的,因为他除了中间在七八十年代短暂的下台以外呢,他其实前后的任期都很长的,他对加拿大的国政的内政外交影响,当然是非常的大。第二点呢加拿大其实传统以来都是一些保守的政党为主,也有一些自由派,但他父亲呢比较特殊,可以说是在自由派里面比较接近的了已经,那么我觉得很重要的是呢,他父母的年龄呢差距非常的大,也因此呢他在这个小特鲁多很小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是正式的离婚,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他从小是跟着父亲,而不是母亲长大的,所以呢我相信在他的自己的心里面吧,尤其是我们如果能够看到或者是听到他2000年他父亲离去的时候那篇的演说,我觉得不止是显示小特鲁多他的魅力,他跟他父亲的那种深情坦白,在一般的政治人物的父子里面,是不容易看到。

贾斯汀特鲁多:他教导我们要相信自己,维护自己的利益,了解自己,并承担自己的责任,我们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子女,但是却并未为此做些什么,在余下的生命里我们将竭尽所能以符合这些高标准。

卢琛:好,在他父亲2000年过世之后,特鲁多开始真正地走上了从政的生涯,但是可以感觉到之前其实父亲对他刻意的一个从政的培养,并不是非常的明确。

郑浩:对,其实他父亲呢刚才许教授也说了,是加拿大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位政治人物,骂他的人很多,赞扬他的人也非常非常的多,赞扬他的人呢主要是他维护了加拿大的统一和稳定,当时呢就是魁北克要,那么他通过宪法然后呢让通过公投,让魁北克留在了这个加拿大联邦,另外一个重要的一个贡献呢就是在宪法独立方面,老特鲁多呢从英国议会里面要回了立法的这样一个权力,这一点呢是在加拿大历史上是一个丰碑,但是呢骂他的人呢就认为在他的执政的这十二年,加拿大的经济呢是一团糟,而且呢70年代初的蒙特利尔的这个奥运会,也让加拿大呢背上了一的债,五十多亿美元的债,其中呢有二十四亿呢一直到2006年的11月份才还完,所以呢老特鲁多的这个从政的经历本身就非常的坎坷,其实他一开始并没有想把他的孩子要培养成一个政治家,他们住在这个蒙特利尔42区,那个区呢是一个富裕区,生活非常的安定,那在那个温室里面长大的这个小特鲁多,实际上他对政治呢一开始并不感兴趣,他更多是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样上学,然后爱体育锻炼,滑雪啊,拳击啊等等其它的,那么但是呢后来他在参加了自由党之后,开始有了一些变化,那么他确实也是蛮有抱负的一个青年,不能说他有政治上的野心,但是呢他对加拿大还是蛮有政治抱负的,他也看到了过去的十二年在世界发生了重大的一些战略格局上的一些变化,世界经济的一些变化之后,那加拿大不应该是落后于他人,所以呢他也有一定的这种理念,希望加拿大能够跟上世界潮流的这样一个步伐。

卢琛:在他父亲任职期间,中加建交了,所以观众朋友也很关心在小特鲁多这个任期之内,这个中加的发展的方向是怎样的?

许桢:并不是每一个政治人物比如说我们说这种父子档,或者父子传承的话,他们必然在意识形态或者是在政策上都是这么的一贯的,但是我们基本上是可以期许这个老特鲁多跟小特鲁多他们在这个方面,不管是在内政还是外交上,他那个传承的意味,如果我们是跟这个肯尼迪家族比,或者是跟布什家族比,他的那个传承的意味要浓厚得多,这个也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加拿大的选民,在这次会选小特鲁多的原因,就是他在很多的领域他变得更加的开放,包括在外交上面,在外交上面呢他更多的是个平衡的外交,就跟这个美国跟中国,甚至跟其它的区域以外的国家,也可能建立更多不同的多元的关系,这个跟他父亲留下的外交的遗产其实是很重要的,我们知道当时加拿大作为一个西方其中一个也蛮重要的国家吧,能跟社会主义中国这个建立一个关系,并不容易,同时呢他甚至跟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阵营,也会去主动地去接触,那么他这个思路呢对于现在其实求变,尤其是对于年轻的中年的加拿大的这个社会来讲呢,其实他是有相当的这个,他的期许呢其实是合乎这个情理的。

郑浩:如果说从加拿大立场来看,选择美国还是选择中国,确实呢这是一个伪命题了,因为我们不可能替他们来去选,但是呢从历史上这种严格来看,加拿大似乎对中国的这种倾向性,或者是这种关系呢要比较密切。老特鲁多其实呢在历史上对中国是有情结的,1949年那时候还,中国刚刚成立他就到过中国,然后12年之后1961年又到过一次中国,那时候他还不是总理,他只是一个政客,他见了和周恩来,他(与赫贝尔)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新中国的两位天真汉》,就是和周恩来,那么1970年就和中国建交,走在了美国的前面,而且1973年的时候呢老特鲁多到中国来进行访问,当时呢给他迎接的这个场面是非常非常宏大的,两千多人到机场去欢迎他,那么他对中国呢是有一种情结的,我相信老特鲁多的这份对中国的情结,恐怕多多少少也会影响到小特鲁多,所以呢小特鲁多我觉得他最终恐怕还是要选择和中国走得更近一点,第一在外交上他要扳回过去哈珀对中国冷淡的那种态势,第二个呢就是中国现在发展的速度极快,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而加拿大恰恰也要提升它的经济上的一个能力,改善它的人民的生活,那么这个呢是一个不二的选择,就是必须要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

卢琛:好,下节我们就来说说美加的关系,因为特鲁多他在当选了之后,马上和奥巴马就通了电话,要把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派出的部队撤回,所以有关这部分美加关系的走向下节持续讨论一会儿见。

当全世界许多人还在津津乐道于他的性感,年轻与高颜值时,新官上任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已经迅速点燃了他的“三把火”,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最先被“烧伤”的竟是美国,10月20日特鲁多成为加拿大新总理的第二天,当天的记者会上,特鲁多宣布一个小时前,他与美国总统奥巴马通了电话,告诉奥巴马,加拿大将从中东的战斗行动中负责任地撤出,这是在履行自己的竞选承诺,奥巴马对此表示理解,特鲁多形容此次谈话是温暖的,而据加拿大环球电视台报道,就在几个小时前,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表示,希望加拿大继续参与对“国ISIS”的空袭。

加拿大抽身而退对美国无异于雪上加霜,毕竟当前中东和阿富汗地缘政治形势微妙,前着有俄罗斯的介入,后着则因局势趋于复杂,迫使奥巴马不得不暂缓美军撤军步伐,《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20日刊文,将加拿大此次选举视为一个“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事件,文章指出,如今加拿大的转变令美国措手不及。而特鲁多的“三把火”远不只是从打击ISIS联盟中抽身那么简单,他还宣布加拿大今年年底之前,将接纳2.5万叙利亚难民,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更积极,他宣布的新内阁中,罕见地实现了完全性别平衡。不仅如此特鲁多也在加紧与中国的合作,前哈珀政府积极参与到美国的TPP协议谈判中,尽管TPP初步协议刚在本月初达成,但小特鲁多表示,只有在咨询议会与各省代表(商议)后,才会决定最终是否加入TPP。这项由美国牵头围堵中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在加拿大的前景无疑蒙上一层阴影。

而在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问题上,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重量级议员麦家廉7月份访问中国时,曾阐述该党对未来中加关系的立场,自由党将推动加国加入亚投行,并开启与中国的自由贸易谈判,他还称自由党将小心检讨现行技术移民特快入境制度中的对语言的要求规定,确保来自中国的技术移民申请人不会因为语言水平问题而受歧视对待。另外与前哈珀政府追随美国同伊朗一刀两断的外交方针不同,特鲁多表示计划重振加拿大和伊朗的两国关系,有分析人士认为,加拿大正迎来“特鲁多时代”,加拿大新政府将重返独立自主外交路线,一改哈珀政府紧依美国的外交方针。

卢琛:我们看到在中东政策上,一直加拿大是跟随着美军深入的,那现在他说我们要负责任地把加拿大的军队撤出来,包括战机也会撤出来,究竟他这样会不会破坏和美国的一种持久的关系?

许桢:这个首先呢加拿大在美国整个国防战略里面,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一个位置了,因为我们知道不管是向东或者是向北,它都是跟美国最重要的潜在的敌人,俄罗斯的一个区隔这样一个区分,所以在大的战略上,加拿大在国防政策,是美国不能够失去加拿大,不是加拿大不能够失去美国,这个态势是不会改变的,但是在这个以外,就是防备俄罗斯以外,在全球的很多地区,不管是在中东,甚至是在亚太,各个地域就加拿大的总理他自己可以操作的空间就是要宽广很多,但实际上我觉得倒不是出于他外交的一个考虑,而是在内政上这个小特鲁多他有相当多的资源,尤其是有限的这个国家的预算,要投放到国内的一些像是投资啊,或者是经济提振的政策方面,所以呢他在军事上在安全上进一步去收缩,而不能够对美国提供更多的非必要的支撑呢,我觉得美国不管下一任的总统是来自于共和党,还是,我觉得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加拿大跟英国、法国、德国,甚至跟东欧的国家都不一样,它在中东问题上能够提供实际的军事力量,毕竟是比较有限的。

卢琛:另外在美加之间还有一个石油管线的事情,这个计划其实和美国闹得很僵,美国不希望弄,它希望弄,对于这两个邻居来说,会有怎样的一些影响?

郑浩:美加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一种关系,除了经贸上经常有一些争吵之外呢,其实在对外的一些重大的事件上,两国的关系呢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两国的立场并不是完全一致的,这个呢是表现在冷战时期就是如此,那么现在也恐怕会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呢我们也看到呢其实美加呢,它是一个不能选择的一个邻居了,战略地位也非常的意识形态,社会制度都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呢在很多的一些事情上,比方说在美国测试这个巡航导弹这个问题上,加拿大一开始是反对的,但是呢老特鲁多又允许它通过加拿大的领空上美国来发射这个巡航导弹,因此在最后的时候呢,大家都认为老特鲁多实际上是反对一方面是反对核军备竞赛,但同时又希望得到美国的一个核子的一个战略上的保护,非常矛盾,那么说到这个小特鲁多呢,他可能会受他父亲的影响是比较多,因为说句实话,小特鲁多是完全没有外交经验的,更多的可能是从他父亲的外交遗产当中来汲取一些经验教训,那么和美国的关系就是如此,他不可能像他父亲那样,把美加的关系闹得很紧张,但是我相信他也不会走得很近,因为他毕竟不会沿着哈珀的道路来走,他要走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特鲁多特点的一个外交的一个政策,那更多地开始要或者是转向谁呢?我觉得恐怕是中国,但是对中国的态度上呢,他也会采取一个保守观望的一种态度,并不是说他不想亲近中国,并不是说他不想搭中国的这个快车,那么未来的一段时间,他可能和中国的关系呢是既要亲近,但是恐怕又不会走得那么快,所以呢他出访的第一站就非常的关键,是到美国去呢,还是到北京来,这个就能够探视出。

郑浩:对,如果他选择了北京的话,那说明他真的外交政策可能向中国来靠拢,如果他仍然是选择到美国的话,那相信呢美加的关系可能在他的时代只会加强。

卢琛:那我们说一个案例的选择,比如说TPP和亚投行,当然我不愿意把这两个对立起来,但是对于很多国家来说,真的是从双向选择变成了单向选择,小特鲁多也是一样的,他对于TPP提出了很多质疑,但是对于亚投行给予了极大的期望,所以两人觉得他的这样的一种看法,表现出怎样的一些往前的战略?

许桢:其实不可能平行,你看从种族上,语言上,经济上各个方面美国跟加拿大怎么讲都是两兄弟,中国跟它哪怕在某一些领域的关系是拉近一点,毕竟在文化跟地域上的那个区隔你是不可能改变的,那个是历史跟自然流传下来的,但是有可能在这个小特鲁多的任内,我倒觉得他是一个比较开放跟多元的人,所以他会更积极地去开拓跟中国在很多个领域,现在还没有合作成果的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我觉得你说中国跟加拿大的关系,可以更上一层楼,某种程度上可以进步的空间比较大就是了。

卢琛:好,听听观众朋友对这个枫叶之国大家怎么样的印象,觉得中加之间有怎样的一些互补的领域吗?

现场观众:我想请问一下,就是之前您说到关于他继承了很多跟他父亲相同的一些政治理念,然后我比较好奇的是他有跟他父亲一些不太相同的政治理念吗?

郑浩:有一点是不同的,就是他父亲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的时候,是崇尚社会主义的,他曾经积极地研究过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到过莫斯科,到过前苏联,到过东欧的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回来以后呢,甚至于提出了很多也发表过很多文章,来赞颂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甚至于要在加拿大做试验,这些东西那你说小特鲁多能够继承吗?显然是不会的。

卢琛:最后那两位总结一下,对于小特鲁多来说,马上就要就职了,他真正面临的一个核心挑战是什么?

许桢:小特鲁多他的绝对年龄不算是非常的年轻,但是他很多东西他是以理念以价值观先行的,但他同时呢有很高的实际的能力,比如说他筹款的能力,在加拿大是无人能敌的,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领袖,他既有新领袖的一些特征,但同时他也有处理新问题的这样的一个能力,所以我认为在他的带领之下,虽然也会有很多的坎坷跟挑战,但加拿大未来的路我相信比过去的十年走得还要好一些。

郑浩:小特鲁多面临的问题呢主要还是内政的问题,内政主要是一个政治上的改革,让加拿大政治上更加宽松,比方说面临的一个现实的一个问题呢,就是有关众参两院的一个改选的问题,还有呢就是经济上的一些问题,经济上的问题主要还是如何来加大政府对一些重要部门的一个投资,在过去的很长时间,加拿大在投资方面在开发资源方面是非常保守的,另外就是一个收入的不平等,社会福利的不平等,这个也是小特鲁多所面临的一个国内的挑战。

卢琛:好,尽管小特鲁多与生俱来的血统说他极具魅力,但是大家也看得到,他的政治的历练其实并不是非常充足,但是新领袖总是给人带来新的期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