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94足球预告:布莱顿vs莱斯特城、曼联vs阿森纳、乌迪内斯罗马 《GQ》 性感升级充满诱惑的女星梅根-福克斯

在博尔特的告别派对上,贾斯汀·加特林的父亲猛烈抨击针对他儿子的“不敬”言行。

但威利给第一次药检贴上了“假”的标签,并认为他儿子对第二次的禁药毫不知情。

戴着棒球帽的那个人听着人们嘘声和质疑耸了耸肩膀。威利·加特林已经习惯了人们对他儿子的批评。

他坐在新闻发布会的外面,看着贾斯汀··加特林对那次9.92秒的赛跑进行争辩,那场比赛不仅毁掉了一场聚会,还在客厅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滩糟糕的尿渍。

12年来,他的第一个重要头衔可能会是这项运动的“灾难”。后来,有人问他是否喜欢做“坏男孩”。

那个戴着帽子的人注视着这一切,耸了耸肩。要理解这个耸肩的意思,就得明白,加特林认为这位35岁的运动员是受害者。他们会向所有人争辩,对他的两次禁药指控是不公平的。

他一直认为是这样,在周六晚上在接受体育邮报采访时,威利·加特林也表达了这一观点。这就是为什么他觉得人们对他儿子获胜的反应是“不敬”。

他说:“它(嘘声)并没有让我难过,因为我知道我培养出的是什么样的儿子,他有怎样的性格。我们并没有把他培养成一个会主动服用禁药的人。告诉那些起哄的人和媒体,不能享受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是他们的损失。”

“球迷的嘘声是对这项运动的不尊重。这项运动一直都在这里,即使在他离开后也将会在这里。他创造了一种记忆,这种记忆将在人们的脑海中长久存在。”

这名位于第八道的35岁运动员起初落后于他的同胞科尔曼,但最终赢得了胜利。

在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夺得了12年来的第一个重要头衔后,他尽情宣泄自己的情绪。

这段记忆是否有益还有待商榷,因为加特林的否认这两次检测失败是由于在试图作弊。在第一次的药检失败时,他们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同情,但在第次失败时,更像是一场闹剧或者报复,显然同情的人就很少了。

第一次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01年,当时的加特林19岁。九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因为注意力缺陷障碍(ADD)而接受药物治疗,并在他的整个青春期到大学体育生涯开始初期长期服用阿得拉。

是2001年他在美国青年队时提供的一份样本里含有与他ADD治疗药品有关的安非他明的痕迹。他被禁赛两年,后来降至一年。美国反局的声明称,“加特林先生没有作弊,也没有打算作弊”。

他父亲对体育邮报表达的观点是:“第一个禁令是假的。我儿子当时一直患有ADD,直到今天。”

他儿子之前就说过:“其他参加这项运动的人也服用过我为治疗ADD所服用的药物,但只收到了警告。”

2006年的药检失败彻底改变了加特林的命运。那时的他是100米奥运金牌得主,100米和200米世界冠军。

2004年奥运会男子100米冠军得主加特林跪在博尔特面前,敬畏他的伟大。

在堪萨斯的接力赛中,他被查出睾酮阳性。他的团队辩称,加特林的的按摩师克里斯托夫·维特斯坦恩曾用一种含睾酮的乳霜为加特林进行臀部按摩,由于其对报道的不满导致的怠工使其很快就被解雇了。但维特斯坦恩否认了这一说法,加特林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被禁赛八年,后来降至四年。

老加特林说:“就另一次药检而言,我们并不知道任何内情,也没有人愿意说出真相。听着,我们雇了一些调查人员,医生说不是他自己摄入的任何食物,他也没有给自己涂任何乳霜。”

这些像是阴谋的接口是盖特林问题之一,另一个问题是他与声名狼藉的教练特雷弗·格雷厄姆的合作,后者曾与许多被明确证明的服药运动员合作过,比如马里恩·琼斯和蒂姆·蒙哥马利。

但老加特林十分固执,他任务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一个人在35岁的时候赢得了世界冠军,不应该被当作一项伤痕累累的运动的悲剧性症状而受到哀悼。

尤塞恩·博尔特由于在加特林和克里斯蒂安·科尔曼之后完成比赛而获得了一枚铜牌。

他对这场引起争议的胜利的看法是,一个赛跑者战胜了他的境遇。“他执行了禁令,并竭尽全力地做到了他能做的所有事情,”老加特林说,“他并不是无所事事。他努力回到赛场上,他重新回到了冠军的状态。”

“对于那些后继的年轻人来说,他努力帮助他们成为优秀的、干净的运动员。他试图教给他们好的品行和良好的体育精神。”

“我不认为他会后悔,那就一次教训。每件事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它教会你一些东西。我们经历了这一切,我们承受了这一切。

【英文来源:DailyMail 编译:网易见外智能编译平台 审校:杨越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